黑白颠倒患者

圈名乱码/竹瑑,喜欢哪个就叫哪个

白鹏打架,一发完结

白鹏打架
cp:白鹏白,是皮肤逆光者和屠龙者的对打
私设如山,ooc有
单纯想看两人打架,初次写白鹏白,文笔不好请多见谅。
听歌写出来的东西,歌曲名二进制战争,会出现一些歌词
以下是私设说明
逆光是科技位面的上将,作风张扬,行事嚣张,奈何人家强,只能忍着她天天带着两个随从到处招猫。(以后大概会变成逗鸟)好在这个上将虽然行事嚣张也还是会好好干活。

屠龙是魔法(应该还要加个蒸汽朋克????)位面的,是翼族的屠龙勇士。
身材样貌顶好,族里的小姑娘各种手段,明示暗示都用出来,他楞是一个都没接收到。
并且,对每个示好的姑娘都用这个理由拒绝“龙穴里还有个法阵,不知道会不会对族里有伤害,我一定要去一探究竟。”
正文两人都简称逆光和屠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
屠龙踏进龙穴的法阵,逆光正在星域边缘巡逻,经过一颗荒漠小行星时,系统侦查到了不明磁场。
“未知入侵,警戒提升到最高。”
逆光耳边的系统发出了警报。
出现在逆光面前的是一条裂缝,手指微动她攥紧了刀,猜想这会是什么。
暗涌长夜潜伏着前所未有的危险。
屠龙走出裂缝,出现在了逆光面前,借着皎洁的月光,逆光看到了一头金发,刘海下是一双熠熠生辉的金眸。
双方都互相打量,暗自在心底提高警觉。
逆光猜测这是敌还是友的时候,屠龙先动手了,他是通过龙穴的法阵来到这里,遇到的人,不会是友。
屠龙冲上天空,和逆光拉开距离,从高往下注视着逆光的一切动作,寻找她露出的破绽,准备一击必杀。
逆光心生警惕,身体绷紧摆出蓄力的架势,等待出击时机的到来。
神经在绷紧,一呼一吸间对方都有可能发动进攻。
就在逆光呼出一口气时,屠龙一扇翅膀直线冲下,长刀直冲逆光颈侧。
是杀意!
逆光侧头,寒光一闪,逆光蓄力斩挥出,挡开长刀。
噹一声,双方后跳,再次进攻。
“尝尝羽毛的厉害吧!”
屠龙羽翼挥出的羽刃给逆光添加了无数细小的伤口,逆光的突刺和蓄力虽然没有直击要害,却也差点把那对翅膀削下。
“啧,这么碍事的东西还是乖乖被削下来比较好。”
“就这么点力气怎么可能削下来。”
几个来回,四目相对,眼底都有战意的火苗在无声燃烧。
心底都有个大概的猜测:这个人的实力和我不相上下。
屠龙再次飞到半空,逆光佩戴的系统疯狂拉响警报,试图劝说逆光避开这一击离开这里。
逆光被吵得不胜其烦,一把摘下随手丢出去
“吵吵嚷嚷的太烦了。”
屠龙再次冲下,雪白的羽翼划破天际。
逆光眉头一皱暗惊:好快!
没来得及蓄力回击,只能向旁边翻滚躲开,终究还是慢了一步,只来得及护住面部,被屠龙落地带起的风刃割伤。
手臂上的护甲被击碎,贴身布料被割得残破,露出的皮肤上一片割伤,伤口流出的鲜血顺着刀滴落在地,逆光低头看向伤的地方,捂着手臂站起。
屠龙拿着长刀向逆光的面首挥去,准备将她就地击杀。
逆光旋转跳起右手向后挪,凌空技躲开挥来的刀。
“什…什么?!”
屠龙思维上还没反应过来,经过战斗的身体本能的侧身避开要害。
一刀向心脏刺去,另一刀掠过颈侧,刀光闪过逆光翻转落地。
“啧,还是没打中。不过翅膀应该是伤到了吧。”
屠龙转身,逆光背后的刀鞘空了一个,她手里正拿着两把刀,逆光站起甩了甩右手,又将刀收回刀鞘。
屠龙背后一边雪白的翅膀漫出红色,显然逆光伤到了它。
屠龙看向身后的翅膀,试着扇了扇,皱着眉将上面的血水甩出去。
抬头看向逆光,右手一挥长刀上挑,挑飞了逆光劈下的刀。
逆光终归是伤了手,刀被挑飞,她捂着隐隐作痛的虎口,感受到双手上伤口在隐隐作痛,咬牙啐了下,反手将刚收进去的刀拔出。
“你可别忘了,我还有两把刀。最后一把刀是要插进你心脏的”
“那就来吧,不管是刀还是人,全部都会被制裁。”
即使伤到一边翅膀,平地上加速也还是能做得到,这次屠龙瞄准了逆光露出的腰侧。
逆光瞳孔缩小,抬手用刀抵挡,一道弧线划过,逆光腰侧涌出鲜血。
逆光后退两步稳住因为力道太大而不稳的身体。
一滴,两滴,血液低落在土地上形成一片黑褐色印记。
腰后的刀鞘也挡了部分伤害,上面的痕迹证明了这一刀的力道绝对不轻。
狰狞的伤口横在腰侧,力道之大像是要将逆光的细腰直接斩断。
逆光单手捂住腰侧,身体微缩,脸上因为剧痛产生的冷汗从下巴滴落。
“呼…呼…这一刀还真是不轻啊,我砍你一边翅膀,你伤我侧腰,真是记仇。”
逆光喘气,撑着刀单膝跪在地上,身体微微发颤,低下头,露出了脆弱的后颈。
屠龙走到逆光面前,举起长刀。
“结束了。”
低着头的逆光嗤笑了一声。
“你是不是太过轻敌了?”
逆光长腿一撂,屠龙被撂倒摔下地,逆光带着一身的血跨坐到屠龙身上,双手握住短刀把屠龙的肩膀一刀刺穿。
屠龙咬牙,羽翼呼扇将逆光从身上挥开,再次凌空。
到底是金翅大鹏,即使翅膀带伤也能再次飞向空中。
屠龙拔下肩膀上的刀,随手丢弃,不理会伤口,他周围的气场愈发沉重,像在酝酿着什么。
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场先抑后扬的绝望,被高空压制的恐怖,劲风解析着他的强大,这是一场无处可逃的捕杀。
可是逆光能够当上上将自然也有她本事,对于强敌只有越战越勇!
顾不上腰间的伤,逆光身体压低,异瞳闪过红光,月光照在刀刃上,寒冷锋利。
双方都拿出了全力,要决出最后的胜者。
“若不想死,那就战个痛快!"
同时发声,同时进攻。
“白骨组,出击!”
“你,跑不了的!”
相遇,冲突,相撞,拼尽最后的力气,胜利的天平究竟回向哪一方倾倒,荒芜的土地唯独余留血光生长,长刀和刀掉落,究竟谁会先落败。

end.

评论(1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