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颠倒患者

圈名乱码/竹瑑,喜欢哪个就叫哪个

【白鹏白】礼物

cp:白鹏白
私设如山,ooc!ooc!ooc!严重ooc!
真的非常ooc!!!

是写给裤哥的,感谢裤哥提供梗
废话连篇,重点已经偏移
——————
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
二月里的非都也同其他城市一样,被皑皑白雪覆盖。
非都的城市环境治理得还是很不错的,走在路上没有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雪被堆在路两旁,白骨精呼出口白气,把头上的兜帽拉下了点,挡住阳光照耀在白雪上反射出的白光。
随着兜帽拉下,头上的耳朵也跟着前移。
白骨精回想起这一身的打扮是怎么来的。
今天白骨精照常要去剑道社做练习,两个小跟班先敲开了白骨精家的门。
原本打算直接套件及膝羽绒服就出门的白骨精,被两个小姑娘给拦下。
当场就拆开了带来给白骨精的礼物,给她套上。
是一套服装搭配,白虎纹路的外套,立领加大兜帽设计,内附绒毛,让体温偏低的白骨精只穿外套出去都不会感到寒冷,外面短短的绒毛摸上去也让人感到舒服。
自带裙子的黑色紧身保暖裤,裙边还有个小爪印,小姑娘告诉白骨精:“这么修长的双腿,当然冬天也要秀出来!”
白色短靴,边上吊着两个小毛球,简洁暖和的搭配。
小姑娘的心意白骨精也没拒绝,由着她俩打扮自己。
约好练习结束就一起去常去的那家甜品店吃甜品,白骨精带上骨神就出门了。
白骨精还是挺喜欢小姑娘的礼物,暖和又不臃肿的搭配,比起羽绒服确实是要好看得多。
到达剑道社打开供暖设备,做热身运动驱走寒冷,白骨精拿起骨神就开始了日常练习。
无念无想,以真挚的磨练,才能修得完美的刀法和剑心。
自从上次打败了剑道社长,剑道社对白骨精可谓是有求必应,白骨精正寻思假期去哪里做日常练习,就想到了剑道社,问到了钥匙,假期这里就是白骨精一个人的训练场。
极致的刀法需要反复训练,最后的卒业式挥砍结束,白骨精缓了缓调整好呼吸,将场地收拾好,拿起骨神准备离开。
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白骨精拿出来一看,两个小姑娘给自己发信息说被家里人给逮着走亲戚去了,没办法一起去吃甜品。
信息一条接一条,小姑娘不停地道歉,白骨精倒是没什么,发信息告诉她们:“不用太在意,我一个人去,下次一起。”
戴上兜帽,左手拿着剑右手插兜,准备前往甜品店。
还没走出校门就看到熟悉的金发,白骨精眯了眯眼,走过去打算给他来一记白骨揪翅膀。
刚准备碰到时,大鹏开口了:“男人婆,不准揪我翅膀!”
白骨精收回手,小小切了一声。
“你来这干嘛?”
“没事我还不能来这了?”
白骨精撇了撇嘴。
“来这履行你风纪委员的职责了?”
“男人婆,我就不能履行你男友的职责了?”
大鹏挑眉,打量下白骨精
“没想到你也会走可爱风的打扮啊,可惜还是个贫乳。”
“两个小妹搭配的,你这风衣倒是显得腿更短了,短腿芦花鸡。”
两人一阵唇枪舌战,火药味愈发浓重。
最后大鹏先低头。
“好男不跟女斗。”
白骨精哼了他一声,越过去走向甜品店。
大鹏把翅膀隐藏起来避免惨遭毒手,跟上去跟她并排走。
“所以说,你来干什么的?”
看到大鹏跟上来,白骨精再次发问。
“想给你新年礼物,到家敲门没人,就猜你是去剑道社了。”
大鹏从衣兜里拿出了礼物,递给白骨精。
白骨精看着礼物,一双手套。
雪白蓬松的毛料,上面有虎纹,手心的位置有粉嫩的肉垫凸起,不仔细看还真像只虎爪。
手上还拿着骨神的白骨精,伸手到大鹏面前,大鹏愣了愣:“要干嘛?”
“给我戴上啊,没看到我还拿着刀吗?”
大鹏认命给她戴上手套,蓬松的手套只露出了一小节手指,不算纤细的手指在手套的衬托下,看上去也变得纤细了。
白骨精虚抓了两下,看着手套想什么,刚想开口说话,大鹏就碰到她拿刀的手,冰凉的温度让他皱了皱眉。
“男人婆,手这么冰你就感觉不到冷的吗?”
一边讲一边把手套戴上去。
白骨精从另一只手上移开注意力,感受带着大鹏体温的手套,脸颊有点发烫。
“有什么大不了的,现在不是有你在嘛…”
白骨精埋进领子里,后面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。
大鹏倒是一字不差的全听到了,包住她的手塞进自己口袋里。
“刀给我。”
“哦。”
白骨精另一只手不用拿刀,又插回兜里取暖了。
大鹏牵着白骨精行走在路上,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停下问她:“接下来该怎么走?”
“不是你带我走的吗?”
“我怎么知道你要去哪里!”
白骨精翻了个白眼,反拽着大鹏的胳膊带他走。
“走吧,我带你去。”
两人穿街走巷,来到个幽静的公园边,那里有一间叫芭蕾喵蕾芭的店。
推门进入,门边的小鱼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“欢迎光临,客人请先换鞋再进入。”
柜台后面传来少女软糯的嗓音,两人换上拖鞋走进店里,猫咪跑过来围着白骨精喵喵叫。
大鹏跟在她身后,经过柜台时白骨精打了声招呼:“哟。”
少女抬头:“呀,是大姐头!”
白骨精挥了挥手。
“还是一样的,加多份白巧慕斯。”
白骨精在这家店里是有专属位置的,一扇落地窗前,能看到公园的树林和店主精心照料的花圃。
两人落座,店里有地暖还有暖气,白骨精拉开外套拉链,里面只有一件黑色紧身长袖,领口比较大,露出了明显的锁骨。
等到大鹏放好风衣,白骨精已经脱掉手套在撸大胆跳到腿上的猫咪。
抬头看了眼大鹏:“不错嘛。”
脱下风衣的大鹏穿着一件灰色高领毛衣,搭配牛仔裤和马丁靴,显得人高腿长。
平时的发带也没戴上,任由发丝披散在后背,加上这张脸,倒没有愧对他天高男神的称号。
甜品送上来,店主是坐轮椅的少女,看到白骨精周围的猫咪,手里还特别关照着一只奶猫笑到:“看来它们还记得大姐头呀。”
“那当然,要是记不住就真的是小没良心了。”
大鹏听着问白骨精:“这间店你还有故事了?”
白骨精还没回答,店主先开口了:“这家店要不是大姐头,现在就已经没有了。”
店主讲了个故事,简单说就是刚开张的时候遇上了比较猖狂的不良来打劫,正巧白骨精来吃甜品,击退了他们,还说这家店是她罩着的,店铺才能开到现在。
店长说完没有过多停留,回到柜台继续制作甜品。
白骨精依旧逗猫,照进店里的阳光,跳跃在她身上,为她蒙上一层柔光。
猫咪围在她身边,亲近她冲她撒娇,白骨精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平时凌厉的眉目都温和下来。
卸去一身的杀气,本质上还是个16岁的少女。
即使是个不良,也还是个温柔的女孩子。
大鹏想着,吃了口面前的甜品。
“唔!”
大鹏突然炸毛,背后的翅膀都控制不住显形。
周围有几只猫试图去够翅膀尖。
艰难咽下甜食,拿起桌上的水几口饮尽。
“这也太甜了吧?”
白骨精捻起根飘落的羽毛去逗奶猫。
“听说吃太甜会掉毛,正好羽毛能拿来做逗猫棒。”
“……”
“下次掉毛期最好看的翎羽给你。”
“成交。”
白骨精把自己的黑森林蛋糕推过去。
“慕斯太甜就不要吃了。”
大鹏正吃着蛋糕,白骨精突然说:“芦花鸡,还记得我路上想说什么没说成吗?”
“那你现在讲,我听。”
白骨精拿起手套戴上。
“你看,这是猫爪,这是猫爪弹出指甲。”
白骨精动了动手指,一小节手指在毛绒手套衬托下,还挺像小小的指甲。
“不过,这纹路就不是猫了,是虎啊。”
说着双手成爪,呲牙做了个凶恶的表情。
在猫咪包围圈里的白骨精,比起白老虎更像猫老大,即使做着凶狠的动作,也凶不到人。
看大鹏的样子倒像被“凶”到。
脸红转头还不说话,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“靠,男人婆怎么会这么可爱…”
白骨精脱下手套,见他脸红:“暖气太足了?”
“没有,吃你的吧。”
白骨精也不多废话,拿起叉子对抹茶小蛋糕下手。
两人一时无言,猫咪在旁边叫唤试图想白骨精抚摸它。
吃完白骨精突然来了句:“以后多来这家店吧,反正也在天高附近。”
大鹏看见白骨精通红的耳朵,笑着答应。
重新整理衣服,再次戴上手套,大鹏牵着白骨精告别店主。
店主微笑说着:“欢迎下次再来呀。”
两人重新踏进雪白中。
大鹏牵着自己的白老虎,一路送她回家。
松开前白骨精挠了挠他的手心,趁他转过头的时候,猝不及防的亲了下脸颊。
“新年礼物还不错。”
就快速跑上楼,留下大鹏看着手心发愣。
直到白骨精打开窗,大鹏才反应过来。
白骨精站在窗前,带着手套,抓了几下手,给了个飞吻。
大鹏捂住脸,指缝间可以窥见绯红,脸颊和手心的触感一路流向心脏,像被猫咪伸出爪子轻挠了几下。
新年里,双方都收到心仪的礼物,皆大欢喜。
END


事后废话,可以不看
大鹏把掉毛期最好看的翎羽给骨姐,是因为骨姐吃醋了,因为掉毛期里掉落羽毛会被天高学生收集。
骨姐提出常来这家店,是因为离天高近,能多和大鹏见面,这里就成两人的约会小地点啦。
两个小妹今天也在助攻。

 

这是梗源

评论(2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