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颠倒患者

圈名乱码/竹瑑,喜欢哪个就叫哪个

【白鹏白】狭小空间

cp:白鹏白
短打,一发完
不太懂描述游戏,虽然这个不是重点
一如既往私设如山,严重非常ooc
半夜顶着头痛码完我快不行了´_>`写出来供君娱乐下,不喜欢的就请别看了吧
——————
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
白日梦系统还处于测试阶段,没有正式投入使用,目前能够使用系统的仅限于天高和三中的师生。
每日的实战训练都靠着这个系统,测试阶段每日都会文曲星都会收到各种各样关于系统的反馈,文曲星一度抱怨要不是自己仙族体质好,这么大的工作量早就嗝屁了。
总之,新的一天,新的训练,这次匹配系统给白骨精匹配到了一个老熟人,天高风纪委,金翅大鹏。
双方开场规规矩矩,上跳板,河道抢金币,拿掉对方龙马的一血后,白骨精顺带把敌方的小蓝龙也拿走了。
自家野区逛一圈,提前进入4级,带着驯兽锤就往敌方野区跑,俨然一副野区小霸王的姿态。
收掉河道宝箱,转弯进入传送阵。
正巧蛤蟆就在下路,更巧的是,大鹏也在。
大鹏刚强杀了两个队友,白骨精估摸着他应该残血了,在气球堆里蹲了下看看他回不回基地。
大鹏进了气球堆里,看来是回基地了,放心出来打蛤蟆。
打到一半发现不对,两人互掐了这么多回,从竞技场掐到床上变成妖精打架,对方什么套路哪里还会不清楚。
想到这里,白骨精一抬头,正对上那双锐利的金瞳。
跑!
白骨精放弃已经打到一半的蛤蟆,跑到传送阵里想传送去河道好跑掉。
大鹏哪会让她如意,白骨精连着传送阵都在攻击范围,一个冲锋下去能让她栽在这里。
大鹏冲下去了,白骨精没能传送出去,两个人的视野突然陷入了黑暗。
视野再度恢复的时候,两个人看到了尴尬的场面。
白骨精右腿在大鹏肩膀上方,脚能踩到看不见的屏障,左腿弯曲收在他腰侧,后脑已经顶到了屏障,手肘支撑着上半身,不至于让脖子太过难受。
大鹏也不是很好过,背后的羽翼收不掉,占据了一定空间,即使跪坐着,也得弯腰。
后背贴着上方的屏障,头低垂,大鹏抵住两边的屏障,不让距离太过靠近。
可惜空间有限,两人现在的距离不过一个拳头。
刚经历一场对战,现在又掉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,都还没有从战斗状态中出来,急促的喘息声弥漫在这个小空间里。
喘过气,观察了下四周,白骨精开口:“芦花鸡,这哪?”
大鹏心里有个猜想,思考一会缓慢回答:“要是没猜错的话,男人婆,我们应该是遇到白日梦的bug了。”
“靠。”
白骨精锤了手下的屏障,纹丝不动也没有响声。
“这个目前靠我们俩是出不去了,估计得靠文曲星修复bug才能出去。”
白骨精听完大鹏的话,低咒了句垃圾系统,接着冷静下来。
“看样子这里不会缺氧,连光亮都和外面一样,除了出不去暂时没有其他麻烦。”
“还有空间太过狭小了。”
大鹏视线往下,能看到因为姿势堆积起来的裙子,抬起的腿撩开了裙底的神秘面纱。
白骨精顺着大鹏的视线,看到了掀起的裙子,身体绷紧,快速揪着裙摆盖好,面红耳赤冲大鹏喊:“芦花鸡移开你的视线!再看一眼就削死你!”
大鹏扭头,脑海里还保留着刚刚看到的画面,裙底下是黑色的紧身安全裤,边上有俏皮的蕾丝边,白骨精的腿白而且细长,高强度训练让她的腿覆盖了一层流畅的肌肉线条。
黑白明显的对比,造成视觉上的偏差,那一眼让大鹏觉得白得发亮。
大鹏感觉这个空间的温度升高了,不自觉的咽口水,伸手把衬衫再解开个扣子。
白骨精感觉不太妙,大鹏的呼吸自己的腿是最能感受到的,气息开始变得温热,呼过皮肤的时候都有种痒意,从皮肤痒到心里。
大鹏一直维持现在这个姿势,对体能是个巨大消耗,刚才平复的呼吸,现在再度急促。
汗水流过他的脸颊,滑过明显的锁骨,隐没在衬衫下。
眼下的猩红也漫成一片绯色,眼里像含着水雾朦朦胧胧。
白骨精看着这样的大鹏,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虽然她不是没看过这幅表情,目前的情况来看气氛似乎太过暧昧了。
白骨精直勾勾的盯着大鹏,从他下巴跟着汗水一路看下去。
凸起的喉结,那里她轻咬过,精致的锁骨,那里她留下过无数印记,胸膛没有过分夸张的肌肉,却给她无比的安全感,腰更不用说了,已经身体力行体验过它的有力,背后现在大概还留着抓痕。
白骨精的视线太过灼热,大鹏不自在的问她:“男人婆看什么呢?”
白骨精眨眨眼展开恶劣的笑容:“当然是看你个短腿芦花鸡。”
大鹏噎住,气得翅膀直抖,白骨精在他身下放肆大笑。
大鹏压低身体,吻上白骨精堵住她的笑声。
“哈哈哈…唔!”
吻上去大鹏也没放过这个机会,舌头撬开牙关,划过上颚,舔过牙床,带着她的舌头一起起舞。
吻了快三分钟,唾沫搅和均匀交换完毕,大鹏才放过白骨精的嘴唇。
白骨精胸膛上下起伏,大口呼吸新的空气。
分开的大鹏凑到白骨精耳边:“男人婆,我要撑不住了。”
白骨精没反应过来,大鹏就已经缩着趴在她身上,顺带压住了她一条腿。
白骨精瞪大眼,伸手摇了摇他:“喂?芦花鸡你感觉怎么样?”
大鹏伸手环住白骨精的腰:“还行,力气不够了而已。”
“吓到我了,还以为出去就要被你的后援团给掐死。”
白骨精伸手抚摸大鹏的发丝。
大鹏闭着眼,任由白骨精对他动手。
“就我们现在的关系,说出去你都天天被追杀。”
“那问题不大,暴力可以解决一切。”
白骨精对自己会被追杀这件事没什么过激反应。
大鹏蹭了蹭白骨精感叹:“男人婆,你这还是有点弧度的嘛。”
白骨精抚摸着大鹏发丝的手一紧:“收回前言,果然我还是现在掐死你比较好。”
“疼!!男人婆你撒手,力气这么大干什么!”
“你个…”
话还没说完,黑暗降临,视野恢复的时候他俩正摔在蛤蟆坑里,周遭围了一圈的人。
原来是队友发现他们不见之后,都停下实战训练,也不敢退出,退出除了最后的结算,其他记录都会被清除,万一牵连到了失踪的两人怎么办?
晓音提起可以给文曲星发反馈,一干人就开始对文曲星的邮箱狂轰滥炸,把文曲星硬生生给炸醒了。
文曲星抱着她的星星键盘来到这里,没有退出记录还保留着,顺着记录在蛤蟆坑那的传送阵找到了bug。
文曲星对着传送阵在键盘上一阵敲敲打打,修复了bug,两个人自然也就出来了。
文曲星偷看白骨精不同于一样的淡色嘴唇,再偷看下大鹏还带着点红晕的脸,似乎get到了什么。
出了这样的事情,这场训练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,全员退出,留下文曲星劳心劳力做维护。
摘下眼镜两个白骨小妹围上来跟白骨精问东问西:“大姐这回对手是不是被打爆了?”
“大姐大姐,是不是对手水平差不多的啊?”
白骨精闭眼睛抹了把脸:“水平是差不多,下次见到一定削死他。”
在另一个房间的大鹏打了个喷嚏,放好装备揉了揉鼻子。
:肯定是男人婆在骂我。
两人离开体验室,走不同的路回家。
白骨精往后瞥了眼大鹏,插兜大步走回去,磨了磨牙:回去再找你算账!
end

小剧场
1.慢大鹏一步回到家的白骨精,冲上去对着翅膀就是一顿薅。
2.大鹏反应迅速,隐藏翅膀转身抱住白骨精。
3.白骨精挣扎嚷着要锤爆大鹏脑袋瓜。
4.两人一路打架。
5.最后变成了妖精打架。

评论

热度(25)